媒體關注

【羊城晚報·羊城派】走進神秘南嶺,探索未解的“山地矮林”之謎

來源: 時間:2021-04-23

  上萬條蛇紮堆一片山林間“聚會”,會是怎麽樣的人間奇景?別說是你,就連誤入其中的那些見多識廣的科考隊員們,都被眼前的景象所震驚了。

  這,就是在南嶺真實發生的一幕。

  南嶺,生物多樣性寶庫

  南嶺,廣東北麓,跨越五省,生機盎然、險趣盎然的地方。

  對于常年紮根于此的科考隊員來說,蛇類,是他們經常要面對的動物。

  有一次,一個由中國、芬蘭的科學家組成的聯合科考隊在科研樣地中工作,卻遭遇了黃金大蟒的闖入。兩名芬蘭女科學家愣是一動不動地站立了兩個多小時,直到身邊的大蟒離去,以至于耳朵竟被樹葉間透過的陽光所曬傷。

  南嶺站更是成爲了“蛇朋友”將經常拜訪的地方,即使將一樓用玻璃圍欄圍住,但是卻依然難不倒這些到處穿行的家夥。

  竹葉青、莽山鐵頭烙、黃金蟒……對于常人來說難得一見的它們,成爲了科考隊員們日常遭遇。

  當然,南嶺並不只有蛇。

  2015年起,科學家們用野外紅外監測相機四次拍攝到了黑熊的出沒,這一發現也讓他們倍感驚喜。

  而同樣在此處,一度被認爲已經滅絕的穿山甲,也以家族的形式出現,更是讓整個動物學界振奮不已。

  無數瀕臨滅絕的珍稀動植物在南嶺存在。

  這裏有國家一級保護動物平胸龜、有廣東省省鳥白鹇,有對環境要求極高的大面積一級瀕危植物野生莼菜,更有國家一級保護植物、單科單屬單種的伯樂樹,有且只有一棵。

  還有被稱爲植物中活化石的桫椤、瀕危物種桃葉猕猴桃……


  獨特地理位置造就嶺南特殊生物多樣性

  對于科學界來說,南嶺的神奇之處在于其獨特的地理位置所形成的特殊生物多樣性環境。

  試想,沿著北緯25度線左右自西向東環繞地球一周,會相繼經過墨西哥的沙漠地區、北非的撒哈拉沙漠地區、阿拉伯半島的沙漠地區、南亞北部的塔爾沙漠地區,以及我國的南嶺。

  在同緯度上,南嶺是唯一一塊具有原始森林生態系統的地區。

  南嶺,西接青藏和雲貴高原,東臨武夷山去,南北則分別連通珠江流域和長江流域,是亞熱帶南緣和熱帶北源的交彙處,是世界生物多樣性熱點地區之一。

  科學家們發現,與塔爾沙漠相比,南嶺和塔爾的大氣層具有相同的水汽資源,但是這些水汽卻無法在塔爾形成降水,而南嶺的常綠闊葉林的存在,則保證了充足的降水量,從而爲山林生態系統提供了水資源的保證。

  廣東省科學院動物研究所研究員鄒發生說,相比起北歐,南嶺受冰川期的影響較小,所以大量的物種得以保留。而與另一物種豐富的橫斷山區相比,南嶺保留了大量的遠古物種,更像是一個物種的博物館。


  未解之謎——山地矮林

  對于南嶺的重要性,我國科學界早已給與了高度的重視。

  早在上世紀30年代,我國著名的地質學家李四光,就曾經多次進入南嶺進行科考,並撰寫了《南嶺何在?》一書。

  南嶺還有個著名的科學謎題——山地矮林之謎。

  山地矮林屬于典型的亞熱帶常綠闊葉林,但是常規狀態下,闊葉林的高度都會達到約20米左右,但是在南嶺的海拔約1000米的特定區域中,闊葉林的高度僅在8至10米左右,很少超過10米。

  昆侖山、天山、貢嘎山、青藏高原都沒出現山地矮林,但是在南嶺,卻出現了。

  到底是什麽原因引起的?

  常年在南嶺進行科考的省科學院廣州地理研究所研究員周平說,科學界目前都還沒有對山地矮林現象給出一個合理的解釋,而只是有些推測。

  “或許是因爲氣候變化,或許因爲南嶺山地全年的溫差特別大,從而形成了山地矮林這樣一種獨特的生命特征。而我們想弄清楚,在未來氣候變化的條件下,山地矮林究竟是會變得更加適應環境的變化,還是會變得更加脆弱,這個課題會非常有意思。”


  建立國家級野外觀測站

  對南嶺的野外科考,可以追溯至1958年,一代又一代的科學家前赴後繼,爲南嶺科考事業貢獻著汗水和熱血。

  2015年,南嶺森林生態系統野外科學觀測研究站(簡稱南嶺站)建立。南嶺站由廣東省科學技術廳和廣東省科學院重點培育,以廣東省科學院地理研究所作爲依托,聯合廣東南嶺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廣東省科學院生態環境與土壤研究所、廣東省科學院微生物研究所、廣東省科學院動物研究所和廣東省氣候中心等單位協作共建。

  2020年12月28日,南嶺森林生態系統野外科學觀測研究站被升格爲國家級。

  如今,南嶺站已經在南嶺地區構建起了較爲完整的觀測系統,對南嶺生態相關的351個指標進行監測。

  監測指標涵蓋了植物、大氣、土壤、水文等多方面。


  周平介紹說,目前的監測采用了包括衛星遙感、無人機等多種先進技術在內的手段,從山頂的常綠闊葉林、到山地矮林再到灌草,建立了長期的垂直的觀測樣地。

  她說,南嶺的生物多樣性獨具特點。他們發現,每一塊樣地的生物多樣性並不重疊,以微生物爲例,不同樣地中的微生物物種都不一樣。曾經對南嶺的一條脆弱的邊坡進行修複,但是卻很難提出一個方案適用于邊坡的全路段,只能以50米至100米爲一個梯度,進行針對性的修複。

  廣東省科學院動物研究所學術所長楊星科說,作爲我國重要的生物多樣性研究基地,南嶺應該建設一個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成爲科研平台,支持國內外地域生物多樣性研究,爲全球生態保障提供應有的支持和貢獻。

  他認爲,未來的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將要做四方面工作:在國際上獨樹一幟地進行生物標本和樣本的收集;要建立瀕危和珍惜物種保育中心;建立生物資源和生物多樣性的大數據中心;建議生物多樣性監測網絡中心,地域生態環境變化要靠生物多樣性的長期不斷的監測,依靠大數據的挖掘來進行預測,保障生態環境朝著良性發展。

  周平則認爲,南嶺亞熱帶常綠闊葉林所形成的生態系統,護佑和維持著無數的植物、微生物、動物。對南嶺進行長期科學監測的意義在于,了解南嶺的生態系統組成結構,在未來的氣候變化和人類活動的幹擾下,會發生怎樣的變化。

  “我們想知道南嶺生物多樣性背後的機制,如何進行保護,南嶺的生態系統如何護佑了珠江流域、長江流域和大灣區的生態安全,資源如何進行科學管理。要通過科研爲國家生態安全提供支撐。”

  爲區域可持續發展提供支持

  南嶺的生態保護和研究,更是能夠爲當地的區域可持續發展帶來巨大的長期價值。

  鄒發生認爲,南嶺被稱爲物種的博物館,說明南嶺在生物多樣性保護上的重要性,而目前的一個課題是保護和發展的關系,要將粵北山區的綠色資源形成産業,爲經濟發展做貢獻。

  通過長期的監測,科研團隊已經積累了豐富的生物多樣性數據,而這些數據資源不僅爲科研提供依據,更是直接爲當地政府的生態決策提供了依據。

  省科學院微生物研究所研究員李泰輝則表示,作爲一名科學家,更強調的是要把資源保護起來,讓子孫後代有一個生物資源可以利用。保持物種多樣性本身就是一個最大的經濟效益,從長遠來看是最大的社會效益。


  生物多樣性保護的意義

  2017年,全球10000多名科學家曾經聯名發出公開信,稱地球正在面臨著第六次物種大滅絕,而人類的活動是此次物種危機的主要原因。

  在此背景之下,南嶺生物多樣性保護工作則凸顯其重要性。

  今年3月27日,以“保護南嶺生物特豐地,共建地球生命共同體”爲主題的嶺南生物多樣性保護高峰論壇在韶關舉行。

  “在廣東省全力推進以國家公園爲主體,自然保護地體系建設的大背景下,保護和恢複南嶺生物多樣性,既是構建‘一核一帶一區’區域生態安全新格局的重要舉措,也是推動在高水平保護中實現高質量發展的具體實踐。從國家戰略高度看,生物種質資源的收集保藏、主權保護與有效利用,是促進我國在世界‘資源大戰’與相關産業的發展,以及保障國家安全和搶占科技制高點的重大舉措。”廣東省科學院院長廖兵在論壇上表示。

  韶關市委書記王瑞軍也在論壇上表示,南嶺是我國14個具有世界意義的陸地生物多樣性關鍵地區,是中國生物多樣性保護行動計劃16個熱點地區之一,是中國南部最大山脈和重要自然地理界限,具有全球意義具有國家代表性的生物多樣性自然生態系統,是廣東原始森林保存面積最大,生物多樣性最爲豐富的區域,以14個自然保護地爲基礎,將整合設立的南嶺國家公園,將擁有較健全的保護管理機構和專業管理技術人才。

  據悉,南嶺國家公園,已經經過了第一輪的專家論證,將開展第二輪論證。

  2020年8月,廣東省下發《關于明確廣東國家公園建設工作領導小組有關事項的通知》,標志著廣東的國家公園建設工作全面鋪開。而自然資源部、國家林草局明確將廣東南嶺作爲候選國家公園列入《國家公園空間布局方案》中2025年前重點開展設立工作名單(試點結束後的第一批)。

  南嶺可期,生態可期。


  来源 / 羊城晚报·羊城派

  文、图、视频/ 李钢

  责编/ 陈倩

  日期:2021-04-17

  原文鏈接:

  https://ycpai.ycwb.com/amucsite/template/#/newsDetail/110063/1603516.html?isShare=true

附件下載: